看 | 资讯
看 | 资讯

全国政府引导基金近三万亿 “官督民办”模式盈科资本抢先机

更新时间:2017年09月30日   作者:盈科资本   浏览
全国到底有多少政府引导基金?根据投中信息统计披露,截至2016年底,国内共成立901支政府引导基金,总规模已接近2.4万亿元,几乎为目前全国备案的私募基金总规模的四分之一。其中百亿以上引导基金有44支,披露总目标规模为12637.2亿元。
 
记者从上海国浩律师事务所举办的《政府引导基金管理模式及实务操作研讨会》上获悉,目前政府引导基金共有三种模式:官督官办、官督商办与官督民办。而官督民办由于其市场化程度高,投资效率和监督机制良好,正成为政府引导基金发展的方向。
 
多次和地方政府合作“官督民办”式政府基金的盈科资本,受邀在此次研讨会上发言。盈科资本已成立包括福州盈科企业上市引导基金在内的多支上市引导基金,总规模158亿元,其中青岛金水盈科产业母基金计划规模100亿元。
 
“官督民办”是政府引导基金发展大趋势
 
据投中数据终端CVSource 显示,2016年全国政府引导基金延续了2015年的爆发性增长态势,在设立数量和披露的总目标规模上超过2013年-2015年全国引导基金的总和。从时间上看,2011-2016年期间,引导基金数量增加821支,年平均增长率为382.7%,目标设立总规模增加23243亿元,年平均增长率为746.9%,增速最快的是2015年,数量和规模同比增长率分别为238.8%和395%,2016年增速相对放缓,数量和规模同比增长率分别为95.6%和64.3%。
 
2016年政府引导基金关注的投资方向以医疗健康、人工智能和TMT为主,其中医疗健康和人工智能在关注的投资领域中占比上升,分别位列第一、第二位,TMT占比下降至第三。
 
各种形式的政府引导基金,目前大致可分为三类:第一种,财政出资,成立单独的引导基金管理办公室,被形象地称为“官督官办”;第二种,成立引导基金管理公司或者由公司制引导基金自行管理,这种形式有点类似于国资平台,被俗称为“官督商办”;而第三种,由政府出资,委托专业机构作为引导基金的普通合伙人,这种形式被称为“官督民办”,是市场化程度最高,也最为开放的形式。
 
上海科技创业投资(集团)引导基金部总经理张敬科在本次论坛上介绍称,上海采取的就是“官督民办”的形式,上海提出要从“由市长决定,改为由市场决定”,不仅决策效率更高,而且通过市场杠杆,引入各种性质的资金,让民营出资人成为“第三双眼睛”,对资金进行监管,盯着GP,确保GP不会冒道德风险,造成投资缺陷。上海的思路是,通过这种形式,上海也能吸引更多投资人到上海,再通过投资人吸引好的项目。
 
张敬科认为,相比过去的政府补贴,股权投资能真正起到“鼓励先进”的作用,“特别是加了回购杠杆,谁做得好,谁拿到的红包就越大。”他相信,从官督官办到官督商办,再到官督民办,这是发展的大方向和大趋势。
 
从Pre-IPO到政府基金运作的自然过渡
 
盈科资本作为在“官督民办”形式中拥有广泛运作经验的投资机构,受邀出席此次研讨会。盈科资本高级合伙人、副总裁李兵在发言中介绍道,盈科资本与政府基金结缘是一个比较自然的过渡。
 
“我们专门专注做PreIPO投资,我们7年有13个项目成功上市。现在在会有30几个项目,到今年年底,我们大概会在证监会排队的,每十家就有一家是盈科投资的。所以我们接手政府基金的第一个思路就是我们做的政府的上市引导基金。”李兵说。对于研讨会上提到的政府引导基金常常存在的资金退出难题,李兵表示盈科参与的政府引导基金恰恰解决了这个问题。
 
同时,由于政府基金追求的是产业发展,和盈科资本在产业研究上的扎实基础也恰好契合。“我们在政府比较倡导的几个细分领域里面挑选他们比较成熟的项目,通过这些PreIPO项目的投资,来拉动当地的产业发展。同时我们在当地做Pre-Pre-IPO项目,帮他做好上市第二梯队。我们在投项目也非常多,有强大的上市公司库,因此我们有很好的并购机会,很多并购是一个并购基金对多个标的,而盈科资本已经实现了一个并购标的对应多个并购的机会,所以我们在做了Pre-IPO、Pre-Pre-IPO加并购之后,成立平台母基金,帮助政府从政绩到收益都能实现双赢,也为政府之外其他LP带来收益。”
 
在谈到最近成立的青岛母基金时,李兵表示,盈科资本的策略依然是以上市引导的产业为龙头,和优秀GP一起去管好当地的钱。“相信我们能聚一批优秀的GP,形成一个基金群,继而汇聚一些产业群,让出资政府和LP都满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获取更多盈科资讯

全国政府引导基金近三万亿 “官督民办”模式盈科资本抢先机

2017年09月30日   作者:盈科资本
全国到底有多少政府引导基金?根据投中信息统计披露,截至2016年底,国内共成立901支政府引导基金,总规模已接近2.4万亿元,几乎为目前全国备案的私募基金总规模的四分之一。其中百亿以上引导基金有44支,披露总目标规模为12637.2亿元。
 
记者从上海国浩律师事务所举办的《政府引导基金管理模式及实务操作研讨会》上获悉,目前政府引导基金共有三种模式:官督官办、官督商办与官督民办。而官督民办由于其市场化程度高,投资效率和监督机制良好,正成为政府引导基金发展的方向。
 
多次和地方政府合作“官督民办”式政府基金的盈科资本,受邀在此次研讨会上发言。盈科资本已成立包括福州盈科企业上市引导基金在内的多支上市引导基金,总规模158亿元,其中青岛金水盈科产业母基金计划规模100亿元。
 
“官督民办”是政府引导基金发展大趋势
 
据投中数据终端CVSource 显示,2016年全国政府引导基金延续了2015年的爆发性增长态势,在设立数量和披露的总目标规模上超过2013年-2015年全国引导基金的总和。从时间上看,2011-2016年期间,引导基金数量增加821支,年平均增长率为382.7%,目标设立总规模增加23243亿元,年平均增长率为746.9%,增速最快的是2015年,数量和规模同比增长率分别为238.8%和395%,2016年增速相对放缓,数量和规模同比增长率分别为95.6%和64.3%。
 
2016年政府引导基金关注的投资方向以医疗健康、人工智能和TMT为主,其中医疗健康和人工智能在关注的投资领域中占比上升,分别位列第一、第二位,TMT占比下降至第三。
 
各种形式的政府引导基金,目前大致可分为三类:第一种,财政出资,成立单独的引导基金管理办公室,被形象地称为“官督官办”;第二种,成立引导基金管理公司或者由公司制引导基金自行管理,这种形式有点类似于国资平台,被俗称为“官督商办”;而第三种,由政府出资,委托专业机构作为引导基金的普通合伙人,这种形式被称为“官督民办”,是市场化程度最高,也最为开放的形式。
 
上海科技创业投资(集团)引导基金部总经理张敬科在本次论坛上介绍称,上海采取的就是“官督民办”的形式,上海提出要从“由市长决定,改为由市场决定”,不仅决策效率更高,而且通过市场杠杆,引入各种性质的资金,让民营出资人成为“第三双眼睛”,对资金进行监管,盯着GP,确保GP不会冒道德风险,造成投资缺陷。上海的思路是,通过这种形式,上海也能吸引更多投资人到上海,再通过投资人吸引好的项目。
 
张敬科认为,相比过去的政府补贴,股权投资能真正起到“鼓励先进”的作用,“特别是加了回购杠杆,谁做得好,谁拿到的红包就越大。”他相信,从官督官办到官督商办,再到官督民办,这是发展的大方向和大趋势。
 
从Pre-IPO到政府基金运作的自然过渡
 
盈科资本作为在“官督民办”形式中拥有广泛运作经验的投资机构,受邀出席此次研讨会。盈科资本高级合伙人、副总裁李兵在发言中介绍道,盈科资本与政府基金结缘是一个比较自然的过渡。
 
“我们专门专注做PreIPO投资,我们7年有13个项目成功上市。现在在会有30几个项目,到今年年底,我们大概会在证监会排队的,每十家就有一家是盈科投资的。所以我们接手政府基金的第一个思路就是我们做的政府的上市引导基金。”李兵说。对于研讨会上提到的政府引导基金常常存在的资金退出难题,李兵表示盈科参与的政府引导基金恰恰解决了这个问题。
 
同时,由于政府基金追求的是产业发展,和盈科资本在产业研究上的扎实基础也恰好契合。“我们在政府比较倡导的几个细分领域里面挑选他们比较成熟的项目,通过这些PreIPO项目的投资,来拉动当地的产业发展。同时我们在当地做Pre-Pre-IPO项目,帮他做好上市第二梯队。我们在投项目也非常多,有强大的上市公司库,因此我们有很好的并购机会,很多并购是一个并购基金对多个标的,而盈科资本已经实现了一个并购标的对应多个并购的机会,所以我们在做了Pre-IPO、Pre-Pre-IPO加并购之后,成立平台母基金,帮助政府从政绩到收益都能实现双赢,也为政府之外其他LP带来收益。”
 
在谈到最近成立的青岛母基金时,李兵表示,盈科资本的策略依然是以上市引导的产业为龙头,和优秀GP一起去管好当地的钱。“相信我们能聚一批优秀的GP,形成一个基金群,继而汇聚一些产业群,让出资政府和LP都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