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 | 资讯
看 | 资讯

盈科人曹斌:投资自己 实现复利人生

更新时间:2018年08月22日   作者:盈科资本   浏览
                                                \
                                               盈科资本合伙人、生态链项目投资中心负责人  曹斌


曹斌,在盈科资本,同事们亲切地尊称他为“曹博”,不仅因为当年是被高分录取的复旦金融系博士,也因为在他手上,万魔声学、威派格等好项目接二连三地被投出。
 
如今,曹斌担任盈科资本合伙人及生态链项目投资中心负责人。回顾投资生涯,曹斌觉得,其实最大的投资是投资自己。
 
“爱因斯坦曾说复利是世界第八大奇迹。如果一个人从25岁工作到60岁退休,始终专注于自己热爱的事业,并保证每年进步30%,那么工作35年,按照复利计算,他退休时对自己的投资回报将达到惊人的9728倍,这就是复利人生。”
 
大学创业失败  反而明确了职业方向
 
职业生涯很长,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最重要,千万不能因为功利价值取向而入错了行。曹斌告诫自己,工作不是为了追求名牌企业,也不是追求光鲜的职位和高薪,而是真正去做自己喜欢的事,坚持自我价值取向。
 
和很多毕业生不知毕业后具体该从事哪一行不同,曹斌从复旦博士毕业后,就非常坚定地想要做职业投资人。但这条路走得并不轻松。
 
“我当时拿到2个券商的offer,但却不太想去。想做VC或PE的工作,投了300多份简历,面试了13家公司,全都被拒,理由基本都是不愿意招新人,还得找人来带”,曹斌说道,“这对我的打击非常大,好歹也是复旦博士毕业,居然找不到工作。但是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不能盲目选择,虽然起步很难,但是只要选对了路,后面会越走越顺。”
 
为何如此执着于要当投资人,曹斌说可能和自己的校园创业失败有很大的关系。读博时,曹斌和同学一起模仿国外的Research Gate也想创办一个网站,基于类似人人网的校园社交,实现一个论文共享的“云平台”,从而实现无障碍更自由的论文共享。因为这个创业项目,曹斌接触到了科创基金复旦分基金、大学生创业基金等组织,这是他第一次接触创投组织。这些组织对项目的考察维度和思考方式引起了曹斌极大的兴趣。Research Gate最终没有成功,却令曹斌清晰了对自己的定位:“我可能不太适合带着一帮人干公司,也不适合去券商。但是去做投资是个很有意思的工作,可能会比较适合我。”
 
最终,临近毕业的时候,通过复旦bbs上的一条招聘信息,曹斌终于被录用为边锋集团投资管理部的投资经理。曹斌对此始终心怀感激,因为他在这里开启了自己的职业生涯。
 
从天使投资开启职业生涯
 
第一份工作是做天使投资。每周,曹斌都要阅读海量的研究报告,看上百家初创小企业的商业计划书,评估商业模式是否靠谱,同时也撰写各种前沿行业的研究报告。他回忆说,当时的领导特别强调研究的价值,希望能够把一个行业研究的比较通透、彻底,进而看清未来。
 
这些行业研究经历对于曹斌日后的职业发展产生了巨大的帮助,但曹斌说自己当时并不太能理解,总是想着能快点投出下一个BAT。
 
“其实毕业后踏入社会,工作生活中会碰到很多问题,千万不要抱怨,出现任何问题都要反思自己哪里做错了,不要指责别人。”曹斌说,“这一点对于个人的成长特别重要。”
 
天使项目很多、很杂、很乱,绝大部分曹斌都觉得不靠谱,能看上的不多。每周给领导汇报项目,基本都被全部否决,这令当时的他常常感到受挫。如今回过头去看,曹斌说,当时的那些项目,确实都不太靠谱。但是项目推不动,首先要反思自己哪里做得不够好,抱怨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众多不靠谱的项目也有一些比较靠谱的,比如当时的“小龙巴士”。小龙巴士主要做上下班的共享出行,是当时共享出行里最后一块没有被解决的痛点,而且上下班的需求很刚性,“我自己都坐了一年多的小龙巴士,对这个痛点的感受很切身。但遗憾的是,这个项目最终未能投出。”曹斌说道。
 
在这段投资生涯中,曹斌总结自己不适合做早期投资。在他看来,没有高端人脉,看路演找靠谱项目等于大海捞针。基于这一点让曹斌有了跳槽的想法,并因此加入了盈科资本。
 
坚持对项目独立思考
 
加入盈科资本三年多,曹斌感到职业生涯获得了一个很大幅度的提升。盈科资本是一家专业创投私募机构,曹斌非常认可钱明飞的投资理念:投人,助力创业者实现人生理想,和创业者共同为社会创造价值。落实到投资上,钱明飞希望打造100家细分市场龙头企业,帮助企业成长,培育、推进以及赋能创业者的事业梦想,从而推动中国经济前行。
 
曹斌认为,盈科对投资事业的高标准定位也恰好符合自己的人生理想——每年不断为自己赋能,实现复利人生。“想投出下一个BAT的那份热情始终都在。”在盈科,曹兵接触到了许多更为成熟的项目,过去在行业研究方面的积累开始真正发挥作用。同时,由于平台高端,整体项目筛选的标准大大提高,曹斌也得以接触到比过去更为高端的人脉资源。
 
在盈科资本,曹斌认为要投出好项目,首要的是坚持独立思考和判断,不能人云亦云,要在质疑面前也敢于坚持,盈科提供了他一个比较好的环境。
 
投资万魔声学时,尽调和风控团队分别提出了自己的疑点,但是曹斌作为项目负责人还是坚持自己的判断。“投资其实最终还是投人,投团队。我们现在倒回去看,你会发现,真正能做大的创业项目,他的创始人很大一部分都来自企业的中高层管理人员。这些创始人天然的资源和工作经验都让这些项目起步点就高很多,成功率自然也会大幅提升。”曹斌说。
 
万魔声学最终能通过投决,成功投出,也仰仗团队的功劳。这方面,曹斌认为当投资机构的决策体系相对扁平化,尽调、风控团队和投资决层面中间没有太多的“信息传递链”,会更利于那些真正接触项目的人员准确地将项目亮点分析并呈现到决策层面。
 
但是,做投资也绝不是简单看创始人是不是来自名企,往往是很多不确定因素令投资这项工作更充满了谜一般的魅力。
 
“你知道吗?曾经有几家知名投资机构的大佬坐下来复盘,在十几年里投出去几百个项目,真正挣到很多钱的项目,当初在投出去时,都充满了争议,项目是有瑕疵的,可能只能打60分。但反而是当年的这些丑小鸭,最后长成了白天鹅。如果这个规律成立的话,那么好项目的定义其实恰恰是不完美,但是不完美的方面不是主要矛盾。”因此,在尽调中探究企业的发展前景,感受企业文化和企业家精神,这些藏在数据和表单背后的东西,曹斌觉得是比较重要的。
 
以威派格为例,曹斌回忆,最初威派格不被投资人看好,觉得它只是一家传统的设备制造企业,没有太多的技术含量。但在实际调研中,尽调团队发现,企业核心高管层正在坚定不移地向工业互联网方向转型,而且已经有了成功的迹象。尤其让曹斌留下深刻印象的是,这家公司的企业文化凝聚力和向心力都特别强。因此,他认为不能简单将威派格定义为一家传统的设备制造企业。
 
最终盈科资本以相对较为合理的价格获得了威派格的股份,而威派格后续的发展也印证了曹斌当时的判断。威派格在上海建立起来一个工业4.0工厂,参观者无不感到十分震撼。
 
对于当前整个投资市场的判断和预期,曹斌认为,周期始终存在,繁荣和衰退周而复始。即便在过去十几年中,IPO的多次暂停也对创投机构造成过冲击,IPO放开又带来了行业繁荣。因此,眼下无论是宏观经济面还是国家的金融改革政策,他认为也只是再一次周期底部的特征。而这样的底部对于优质的资产管理公司来说,反而是巨大的机遇,也是弯道超车的好机会。站在投资的角度来看,市场会自动清洗掉一批“体弱”的项目,而“强壮”的项目为了拿到投资,此时也愿意和投资机构坐下来谈价格。

微信扫描二维码
获取更多盈科资讯

盈科人曹斌:投资自己 实现复利人生

2018年08月22日   作者:盈科资本
                                                \
                                               盈科资本合伙人、生态链项目投资中心负责人  曹斌


曹斌,在盈科资本,同事们亲切地尊称他为“曹博”,不仅因为当年是被高分录取的复旦金融系博士,也因为在他手上,万魔声学、威派格等好项目接二连三地被投出。
 
如今,曹斌担任盈科资本合伙人及生态链项目投资中心负责人。回顾投资生涯,曹斌觉得,其实最大的投资是投资自己。
 
“爱因斯坦曾说复利是世界第八大奇迹。如果一个人从25岁工作到60岁退休,始终专注于自己热爱的事业,并保证每年进步30%,那么工作35年,按照复利计算,他退休时对自己的投资回报将达到惊人的9728倍,这就是复利人生。”
 
大学创业失败  反而明确了职业方向
 
职业生涯很长,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最重要,千万不能因为功利价值取向而入错了行。曹斌告诫自己,工作不是为了追求名牌企业,也不是追求光鲜的职位和高薪,而是真正去做自己喜欢的事,坚持自我价值取向。
 
和很多毕业生不知毕业后具体该从事哪一行不同,曹斌从复旦博士毕业后,就非常坚定地想要做职业投资人。但这条路走得并不轻松。
 
“我当时拿到2个券商的offer,但却不太想去。想做VC或PE的工作,投了300多份简历,面试了13家公司,全都被拒,理由基本都是不愿意招新人,还得找人来带”,曹斌说道,“这对我的打击非常大,好歹也是复旦博士毕业,居然找不到工作。但是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不能盲目选择,虽然起步很难,但是只要选对了路,后面会越走越顺。”
 
为何如此执着于要当投资人,曹斌说可能和自己的校园创业失败有很大的关系。读博时,曹斌和同学一起模仿国外的Research Gate也想创办一个网站,基于类似人人网的校园社交,实现一个论文共享的“云平台”,从而实现无障碍更自由的论文共享。因为这个创业项目,曹斌接触到了科创基金复旦分基金、大学生创业基金等组织,这是他第一次接触创投组织。这些组织对项目的考察维度和思考方式引起了曹斌极大的兴趣。Research Gate最终没有成功,却令曹斌清晰了对自己的定位:“我可能不太适合带着一帮人干公司,也不适合去券商。但是去做投资是个很有意思的工作,可能会比较适合我。”
 
最终,临近毕业的时候,通过复旦bbs上的一条招聘信息,曹斌终于被录用为边锋集团投资管理部的投资经理。曹斌对此始终心怀感激,因为他在这里开启了自己的职业生涯。
 
从天使投资开启职业生涯
 
第一份工作是做天使投资。每周,曹斌都要阅读海量的研究报告,看上百家初创小企业的商业计划书,评估商业模式是否靠谱,同时也撰写各种前沿行业的研究报告。他回忆说,当时的领导特别强调研究的价值,希望能够把一个行业研究的比较通透、彻底,进而看清未来。
 
这些行业研究经历对于曹斌日后的职业发展产生了巨大的帮助,但曹斌说自己当时并不太能理解,总是想着能快点投出下一个BAT。
 
“其实毕业后踏入社会,工作生活中会碰到很多问题,千万不要抱怨,出现任何问题都要反思自己哪里做错了,不要指责别人。”曹斌说,“这一点对于个人的成长特别重要。”
 
天使项目很多、很杂、很乱,绝大部分曹斌都觉得不靠谱,能看上的不多。每周给领导汇报项目,基本都被全部否决,这令当时的他常常感到受挫。如今回过头去看,曹斌说,当时的那些项目,确实都不太靠谱。但是项目推不动,首先要反思自己哪里做得不够好,抱怨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众多不靠谱的项目也有一些比较靠谱的,比如当时的“小龙巴士”。小龙巴士主要做上下班的共享出行,是当时共享出行里最后一块没有被解决的痛点,而且上下班的需求很刚性,“我自己都坐了一年多的小龙巴士,对这个痛点的感受很切身。但遗憾的是,这个项目最终未能投出。”曹斌说道。
 
在这段投资生涯中,曹斌总结自己不适合做早期投资。在他看来,没有高端人脉,看路演找靠谱项目等于大海捞针。基于这一点让曹斌有了跳槽的想法,并因此加入了盈科资本。
 
坚持对项目独立思考
 
加入盈科资本三年多,曹斌感到职业生涯获得了一个很大幅度的提升。盈科资本是一家专业创投私募机构,曹斌非常认可钱明飞的投资理念:投人,助力创业者实现人生理想,和创业者共同为社会创造价值。落实到投资上,钱明飞希望打造100家细分市场龙头企业,帮助企业成长,培育、推进以及赋能创业者的事业梦想,从而推动中国经济前行。
 
曹斌认为,盈科对投资事业的高标准定位也恰好符合自己的人生理想——每年不断为自己赋能,实现复利人生。“想投出下一个BAT的那份热情始终都在。”在盈科,曹兵接触到了许多更为成熟的项目,过去在行业研究方面的积累开始真正发挥作用。同时,由于平台高端,整体项目筛选的标准大大提高,曹斌也得以接触到比过去更为高端的人脉资源。
 
在盈科资本,曹斌认为要投出好项目,首要的是坚持独立思考和判断,不能人云亦云,要在质疑面前也敢于坚持,盈科提供了他一个比较好的环境。
 
投资万魔声学时,尽调和风控团队分别提出了自己的疑点,但是曹斌作为项目负责人还是坚持自己的判断。“投资其实最终还是投人,投团队。我们现在倒回去看,你会发现,真正能做大的创业项目,他的创始人很大一部分都来自企业的中高层管理人员。这些创始人天然的资源和工作经验都让这些项目起步点就高很多,成功率自然也会大幅提升。”曹斌说。
 
万魔声学最终能通过投决,成功投出,也仰仗团队的功劳。这方面,曹斌认为当投资机构的决策体系相对扁平化,尽调、风控团队和投资决层面中间没有太多的“信息传递链”,会更利于那些真正接触项目的人员准确地将项目亮点分析并呈现到决策层面。
 
但是,做投资也绝不是简单看创始人是不是来自名企,往往是很多不确定因素令投资这项工作更充满了谜一般的魅力。
 
“你知道吗?曾经有几家知名投资机构的大佬坐下来复盘,在十几年里投出去几百个项目,真正挣到很多钱的项目,当初在投出去时,都充满了争议,项目是有瑕疵的,可能只能打60分。但反而是当年的这些丑小鸭,最后长成了白天鹅。如果这个规律成立的话,那么好项目的定义其实恰恰是不完美,但是不完美的方面不是主要矛盾。”因此,在尽调中探究企业的发展前景,感受企业文化和企业家精神,这些藏在数据和表单背后的东西,曹斌觉得是比较重要的。
 
以威派格为例,曹斌回忆,最初威派格不被投资人看好,觉得它只是一家传统的设备制造企业,没有太多的技术含量。但在实际调研中,尽调团队发现,企业核心高管层正在坚定不移地向工业互联网方向转型,而且已经有了成功的迹象。尤其让曹斌留下深刻印象的是,这家公司的企业文化凝聚力和向心力都特别强。因此,他认为不能简单将威派格定义为一家传统的设备制造企业。
 
最终盈科资本以相对较为合理的价格获得了威派格的股份,而威派格后续的发展也印证了曹斌当时的判断。威派格在上海建立起来一个工业4.0工厂,参观者无不感到十分震撼。
 
对于当前整个投资市场的判断和预期,曹斌认为,周期始终存在,繁荣和衰退周而复始。即便在过去十几年中,IPO的多次暂停也对创投机构造成过冲击,IPO放开又带来了行业繁荣。因此,眼下无论是宏观经济面还是国家的金融改革政策,他认为也只是再一次周期底部的特征。而这样的底部对于优质的资产管理公司来说,反而是巨大的机遇,也是弯道超车的好机会。站在投资的角度来看,市场会自动清洗掉一批“体弱”的项目,而“强壮”的项目为了拿到投资,此时也愿意和投资机构坐下来谈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