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 | 观点
读 | 观点

澎湃专访 | 中国药神背后的投资人:我为什么投50亿研发新药

更新时间:2019年03月25日   作者:盈科资本   浏览
今天我们说的是一个投资人的故事,
资本是冰冷的,嗜血的,残酷的,但有人可以用自己的力量让资本更有温度。
 
这是一位你很少在朋友圈刷屏文见到的投资人,
 
他甚少出现在聚光灯下,资本却总是涌向他在的方向。
 
他说在认准的道路上奔跑,就算地上有黄金,也不会捡。
 
专注创新药投资的他,有一个信念——尽量让中国药价降下来。
 
药价能不能降下来,涉及因素很多也很复杂,但至少资本已经在发力。
\
△电影《我不是药神》
 
作者:小主姐姐(澎湃记者)
 
这是戳痛每个中国人的一幕——
 
病情恶化,买不到仿制药也买不起进口天价药,患上慢性白血病的中年男人,选择放过那个被他的病拖垮的家庭,半夜醒来看着病床旁边熟睡的母子,释然一笑,然后走向卫生间,自杀……
 
以真实故事改编的电影《我不是药神》王传君饰演的慢性白血病患者吕受益这个镜头,掀开了中国抗癌药市场的残酷现实。
\
 △《我不是药神》镜头
 
看完电影,钱明飞心情很沉重,他越发意识到自己正在做的事情要加速度推进,中国多少患者需要抗癌药救命,他随即给合作伙伴发了一封邮件,我们会加大对您研发药品的投资,帮助你们尽快将创新药生产出来,让更多患者买得起药。
 
钱明飞是中国头部创投机构盈科资本的创始人、董事长,从2015年至今,钱明飞创立的盈科资本1/3项目和50亿资金布局在生物医药这个行业,投资了海和生物、嘉和生物、康华生物、泽璟医药、三友医疗、捍宇医疗、恒冀生物等60多个生物医药企业,投资范围覆盖创新药物、疾病诊断及治疗,医疗器械以及医疗服务多个领域。
 
放眼整个资本市场,硝烟四起,速度、规模、烧钱已经成为硬道理,同样身处硝烟之中的钱明飞笃信,作为一个投资机构,在履行追逐利润天然属性的同时,要做一些让这个世界更美好的事。
\
 △盈科资本创始人、董事长钱明飞
 
【一】
 
让钱更有温度
 
每天和钱打交道,和其他投资人不同的是,钱明飞让钱生出更多钱的同时还更有温度。
 
春天的上海,我见到这位中国药神背后的投资人,他戴着黑框眼镜,神态从容淡定,说话语调温和平静,在浦东一间幽静的茶室里,他一边给我沏茶一边讲述投资往事。
 
如果说创业者是刺刀见红的侠客,眼前的钱明飞看上去更像是隐匿侠客幕后那个深山古庙里的高僧,仿佛江湖上一个个刀光剑影的资本故事,一切都在他的操纵之中,一切又是在他的意料之外。
 
“资本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东西,作为资产管理机构,你要做的唯一的事,就是能够让投资人的钱在安全可控的前提下,变为更多的钱,这样资金自然就会流到我这里。但我有更高的追求,让钱变为更多的钱的同时,让钱变得更有温度,在生物医药、绿色环保、新能源上布局,让投资不仅仅是纯粹的经济活动,更是爱和友善。”
 
钱明飞是投资界的老司机,他创立的盈科资本只有8年时间,但他个人从事投资已经近20年了,搜索盈科资本,跳出来的是中国“Pre-IPO之王”、“企业上市工厂”这样的称谓,这家成立于2010年专注于细分市场龙头企业价值投资的机构,受托资产管理规模超过300亿元,投了总共超过200个公司,投资的企业已有17家在国内外资本市场上市,进入IPO流程的公司达60家。
 
和大多数投资人满嘴的风口、资本运作、回报率不同的是,眼前的钱明飞冒出来更多的关键词是社会责任、爱、价值。
 
“当你更多站在宏观的角度,站在社会责任的角度,站在改善人类生活质量的角度,把一件事做好,获得的回报,是你意想不到的,比你纯粹追求经济效益更有价值。”
 
这也就是他说的,让钱更有温度。
 
所以在市场一片倒向共享、倒向游戏、倒向新零售这些所谓风口的时候,钱明飞更多专注的是生物医药、环保、新能源——对地球友好、对人类友好、改善环境、改善人类健康生活水平,尽管这些行业都很慢热。
 
“投资机构作为经济体,不是为了赚钱去投资,这是一句很虚的话,但是纯粹以赚钱为目的去做的事情,这件事一定走不远,一定走得特别短,完全以利益为驱动,完全以利益为趋向,最终结果都并不是你想像的那么美。”
 
钱明飞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的视线投向窗外,远处就是一个乌央央的共享单车坟场,那些烧出单车坟场的资本已经涌向下一个所谓的风口,徒留一堆堆七彩斑斓的单车,堆在城市的角落,成为这个时代永远不会愈合的资本伤痕。
 
“我这个人从不随波逐流。”钱明飞说,我更多关注战略新兴产业,去做自己看得懂、把握得住的行业,能对整个经济发展形成强有力的支撑,同时符合社会发展趋势,符合中国老百姓对更高品质生活的追求。
 
“在奔向目标的道路上前行,即便低头就可以捡块黄金,我也不低头捡。”
 
“只有站在社会责任的高度去做一件事,你得到的一定是长久的回报,这是我做投资的核心逻辑。”
 
投资机构最大的价值是什么?
 
“发现力量,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力量。”钱明飞说。
 
【二】
 
把中国抗癌药价降下来
 
世界上只有一种病:穷病,这是《我不是药神》电影里的一句经典台词。
 
“一个家庭只要一个人得了大病,哪怕是中产阶层,整个家庭都会被拖垮,比如癌症,一个家庭每年要在治疗上花80万到100万的费用,这些费用还无法100%保证治愈。”钱明飞告诉我,”在中国很大比例的癌症患者,最终放弃治疗,有个重要因素是实在无力承担高昂的医疗费用。
\
 △《我不是药神》镜头
 
一方面,进口抗癌药近乎天价,另一方面中国大病医保有限,一人生病,全家致贫。“一个人知道自己不吃药会死,但是实在吃不起,这种内心是非常绝望的。”
 
核心问题就是药价居高不下。
 
“进口的抗癌药相比国产的同类药品,基本是国产4-5倍,这是我为什么在中国创新药行业花大量资本、大量时间来投资的核心原因,我们有一个信念,就是希望尽量把中国药价降下来。”
\
 △《我不是药神》镜头
 
最近3年,钱明飞创立的盈科资本50亿资金布局在生物医药行业,投资了60多家生物医药公司,“我们做的不是普通药品,我们做的是创新药品,而且都是市场迫切需要的药品。”
 
就在《我不是药神》电影上映前一年,盈科资本追加投资苏州泽璟生物制药公司,研发生产抗癌药,苏州泽璟研制的多纳非尼创新药目前正在进行针对晚期肝癌(一线)、晚期结直肠癌、晚期甲状腺癌、晚期鼻咽癌和晚期胃癌等多个适应症的临床试验。
 
“这是一位很优秀的科学家创办的制药公司,产品主要在肝癌、胃癌、肺癌这三个方面发力。”钱明飞说,他对这个公司最大关注点是,他们真正把国际一流同等疗效的同类药品研发出来了,而且价格相当于同等疗效同类药品的1/4,一类肝癌的药,进口的大概要六万,他们做出来的不到2万,同样疗效,副作用小,但患者只要支付25%的钱就可以了。
 
因为得到大额资金的支持,公司研发进度加快,产品预计在2019年和2020年可以上市,供应给中国消费者。
 
“他们研发的三种药品将有效替代进口药,大幅度降低患者医疗费用方面的支出,这样放弃治疗的概率会降低,因病致贫的现象会减少,这背后是一个家庭一个社会群体的利好。”
\
△《我不是药神》镜头
 
“中国资本力量,应该在提高中国国民健康水平上发挥作用。”
 
钱明飞再次强调了社会责任这一点,“作为一个成熟的理性的投资机构,所有的行为都要和社会进步和社会改善相吻合,当你站在社会责任的高度去做一件事,你得到的一定是长远的回报,不仅在商业角度得到投资效益,你获得的社会价值会更大。”
 
【三】
 
给药品研发者雪中送炭
 
所有命运馈赠的礼物,都暗中标好了价格。这句看似鸡汤的话适合为人处世,也适合风雨诡谲的资本市场。
 
电影演员吴京的故事我们都知道了,在《流浪地球》资金短缺几乎夭折的时候,是零片酬演出的他自掏6000万补上资金空缺,《流浪地球》上映大火,吴京也赚翻了。
 
相似的一幕也发生在钱明飞身上,国内一家生产狂犬病疫苗的公司一度资金极度短缺,钱明飞毅然决然2016年底投资2.3亿元成为重要股东,使得这家2016年净利润仅600多万的公司,2年后净利润飙升至近2亿元。
 
这是中国唯一、全世界唯二生产“人二倍体细胞狂犬病疫苗”的公司,这种疫苗特殊在哪?中国绝大多数现有四十几个做疫苗的公司都在生产基于Vero技术的狂犬疫苗,只有这个公司在做人二倍体细胞狂犬疫苗。基于Vero技术的狂犬疫苗可能存在致癌性,且排异反应明显,特别是儿童等抵抗力较弱的群体容易产生发烧等排异症状,但人二倍体细胞狂犬疫苗不存在这些副作用。
 
“我认为这家公司对人类的健康会有很大帮助。”2016年底,在这个公司资金短缺的时候,钱明飞出手相救,较大比例参股了这家公司。“这个疫苗从研发到拿到生产许可证再到投产,总共花了12年,这是一个非常长的过程。”
 
这12年是怎么坚持下来的?创始人也是研发者,他在这个过程中经历了失败,经历了绝望,也经历了重生,最终做出这个产品。“我觉得他很伟大,房子卖了去做研发。这种颠覆性的医药研究,都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事实上,每一种创新药的出炉都是一个漫长、繁琐而艰辛的过程。
 
钱明飞有一个科研朋友,做了糖尿病的一种缓释型胰岛素,糖尿病治疗每次吃饭都要打针,他要做的是一种7天只要打一针的胰岛素,到目前已经经历了14年时间,这14年里,他经历了各种难以描述的艰辛,还在坚持。
 
“14年就做一款药,这是科研工作者伟大之处,研发创新药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能坚持下来很不容易,作为投资者,要雪中送炭。”钱明飞说。
 
雪中送炭的不止是钱明飞,2018年4月港交所大改革其中一条就是允许生物科技公司在没有收入的情况下上市,港交所总裁李小加解释说,生物科技在产品获批之前不可能卖一分钱,但需要大量的钱做前期临床试验及一系列研发认定,因此我们在这个时候要给它钱。
 
更大的利好是2019年1月,中国证券史重大改革,科创板和注册制的实施,让更多的优秀生物企业在科创板上市,这样一批优秀的创新药企就迎来了获得更多资金和政策的机会。
 
“这些政策倾斜会促进资本向行业涌入,助推行业快速成长。”今年钱明飞投的几个生物医药公司会在科创板或港股上市。
 
【四】
 
为什么生物医药是风口
 
市场在玩命地追逐一个又一个风口,真正的风口在哪?
 
工作太忙没空生病的钱明飞春节放假第一天就感冒,当时全国流感爆发,他发现,一夜间达菲几乎卖空了,买不到达菲的钱明飞更意识到生物医药行业的刚需,“这是一个刚需且不可替代的消费品。”
 
事实上,不管是科创板、港交所开绿灯,还是钱明飞加大投资,他们看到的是同样的前景——这个时代迎来了生物科技的革命,没错,这是下一个即将爆发的财富风口。
 
这个风口的存在有着非常丰厚的市场土壤,钱明飞和我分析了四个因素——
 
一,中国进入人口老龄化社会,老龄病和慢性病会增加,老年保健和治疗的支出会井喷。
 
二,中国进入第二次生育潮,未来很有可能放开生育,在这种情况下,妇幼保健、生育的保障会有巨大的空间和需求。每增加一个基础人口,一到七岁之间,儿童的保健和治疗性支出,非常非常大。
 
三,中国人均年收入达到一万美金,按照发达国家历史经验,当一个社会进入人均年收入一万美元的时候,保健需求会增大,过去是我有病才去治,现在没病都讲究养生保健,预防医学和保健医学的需求也会增大。
\
 
\
四,环境恶化,雾霾,水污染,空气污染会带来很多慢性病,这部分医疗保健支出也会很大,再加上现在人流动性很大,会导致各类疾病患者增加。
 
“生物医药,这是长期增量市场,强劲、刚需、不可替代,具备巨大的商业机会,有非常强的商业属性和投资价值在里面。”作为一名投资人,钱明飞不仅看到当下,他更看到未来。
 
从2015年入局生物医药,至今已经投了60多家企业,康华生物、泽璟生物、三友医疗、微康生物、嘉和生物、普蕊斯......这些生物医药行业重量级项目悉数纳入盈科大家族。
 
【五】
 
黄金赛道上的布局
 
在生物医药这条黄金赛道上,怎么做到比别人快一步?
 
在整个医疗健康领域,最初钱明飞和盈科团队着重布局了癌症相关的药企,之后将方向盘稍做调整,主攻疫苗研发,今年,他的投资触角将更多伸向罕见病+疫苗,外加和大健康相关的益生菌。
 
“新年第一单,开工大吉!希望为人类健康再创科技奇迹!”2019年2月11日,农历正月初七,钱明飞在朋友圈发布了新年投资新动向——小分子药物研发领军企业海和生物正式纳入盈科版图。
 
2019年盈科第一单即以超过3000万美元资金投资海和生物,共同参与本轮融资的还有华盖资本、石药集团、高瓴资本、中科院创投。海和生物是一家专注于肿瘤创新药发现、开发和商业化的生物医药企业,在研项目以肿瘤治疗领域为主、另有糖尿病足溃疡、抗感染领域项目,其中,口服紫杉醇、糖尿病足治疗药物,小分子靶向药,及化疗药将于2021年产生可观现金流,有望成为年销售额超10亿的重磅产品。
 
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在黄金赛道上捡黄金的机会,先入为主的盈科已经牢牢掌握这个行业的入口。
 
一款新药从研发到上市时间漫长、繁杂,要经历临床前研究/临床研究、临床试验、审批上市三个阶段,盈科通过投资布局临床试验服务、临床试验基地管理组织、数据统计及注册三大入口,形成了以泰格医药(国内最大的新药临床机构)、普蕊斯(中国最大的医药临床执行机构)、普瑞盛(领先的医药临床数据统计机构)为入口的医疗健康生态圈。
 
“掌握了研发、临床、申报注册这三个入口,盈科对行业在研的创新药了如指掌,我们知道哪些药品研究出来了,副作用、疗效如何,注册申报到底能不能批下来,这是盈科的核心优势。”
 
“大量金融机构、保险、国资与盈科合作成立基金共同布局生物医药投资,核心原因是我们布局了入口,我们有独特的优势。”谈到这一点,钱明飞颇为自信。
 
【六】
 
什么是真正的进口替代
 
整个市场都在拼速度,都在拼谁先烧出下一个首富,钱明飞尽量避免自己被卷入这股盲目性的热流。
 
作为一名老司机,钱明飞1994年拿到驾照,22岁开车到现在,没有出现过一次车辆刮擦事故。“很多人觉得我开车特别慢,会不耐烦,其实我想的是,我们坐在车上的目的是什么?是安全到达,而不是快速到达。”
 
在钱明飞看来,一家投资公司想要长久发展,需要具备三种能力,一、让资产持续增值,二、规避风险,不去踩雷,三,目光长远,做对这个社会对这个地球有意义有价值的事,其中第三个选项是重中之重。
 
2017年9月,盈科资本1亿元独家投资上海三友医疗器械公司,“为什么我要投这家公司,我更多看到他们的社会价值之所在。”
 
多年来国内国产骨科企业的发展依赖于仿造进口品牌,三友医疗是打破这一局面的国内高端医疗器械生产商之一,也是国内建立起国际标准自主研发能力的骨科器械研发生产企业之一。
 
三友医疗自主创新开发的“Z系列脊柱微创手术器械”是中国医生在世界上拥有的原创知识产权,“这个一个让我特别敬佩的公司,他们完全做到了进口替代,在中国骨科材料中是唯一一家自由品牌卖到欧美国家的公司,替代了欧美一些主流医院在使用的先进产品。”钱明飞说。
\

 
什么是进口替代?“大家通常理解的进口替代是这个产品原来是中国向海外进口,原来是中国做不出来从海外进口,现在做出来了,我们做出了一个新的产品把他替代了,但我理解更高层级的进口替代是能把我的产品卖到海外市场去,去抢占海外市场高端产品的份额,我觉得这个替代更有意义。”
 
钱明飞告诉我,三友做出来的脊椎这种产品目前是全球最高的技术等级,真正做到了在海外替代很多国际一流的骨科材料产品,“所以我对这个公司特别专注,大比例投资。”
 
这个脊椎产品确实填补了市场空白,很多孩子出生的时候先天畸形,导致腰直不起来, 过去进口一个脊椎是数十万、上百万的钱,三友同样技术等级的产品,只要十几万,1/6的价格就能实现对整个脊椎的修复。
 
“过去上百万价钱的脊椎,普通家庭怎么买得起呢?现在十几万二十几万就做出来了,让患者康复的门槛降低了很多。”钱明飞很庆幸自己这笔投资,可以帮助很多患者很多家庭改变命运。
 
“这个公司在市场上有非常好的表现,我们投完了以后,也有非常好的市场回报,公司技术等级很高,确实是好公司,我们积极推荐到资本市场,希望在资本市场获得更多的资金,通过资金把产品做大 ,让更多人享受到优质的低价医疗服务。”
 
【七】
 
比赚钱更快乐的事
 
钱明飞投资也很挑人。
 
被“人有多大胆地有大产”的投资邪风挟裹,很多投资人挑人就看这个人是不是够狠够有闯劲,但钱明飞看得更深,他挑的是这个人心底有没有大爱,有没有恒心和毅力。
 
“做医药研发的就一定要有长期钻研精神的人去做,如果他是个激进型的人,最终他的医学成果一定是出不来的,因为他会去改变一些规律,最终会违反一些规律去做事。”
 
曾经有一个企业,钱明飞本来觉得不错准备投钱,但企业主和钱明飞聊天大谈某部热播的宫斗剧,这让钱明飞觉得这个人世界观有问题,这种世界观会成为合作中的麻烦,也会成为公司发展中的麻烦。最终他放弃了这笔投资,“不是企业不好,是这个人没有正确的价值观。”
 
这样的挑人哲学让钱明飞收获了很多潜力股,2018年1月盈科投了血管瘤细分领域专业医院——长峰医院,“我投这个医院是因为这个医院创始人非常有大爱之心,每年去边远地区免费为患者进行治疗。”
 
血管瘤是一个很特殊的病,儿童发病率非常高,有的患者在脸上、在脑部、在四肢上有血管瘤,如果长期得不到医治,未来会致残,甚至可能失去生命。
 
四川大山里,一个孩子腿部得了血管瘤,自己无法行走,每天母亲背着孩子上学放学四个小时,风里来雨里去,让孩子从一年级上到四年级。长峰医院从媒体上了解到这个情况,打听到对方的信息,免费给孩子做了手术,孩子现在生活正常了,每天可以自己走路上学了。
 
“这改善的是孩子一生的命运,整个家庭的命运,我觉得在中国有这么一些非常可爱可敬的有大爱之心的人,遇到这样的公司,我们毫不犹豫投钱,让他们有资本的力量把公司做大,服务更多的患者。”
 
做了这么多年医药行业的投资,钱明飞说,这件事给我带来的快乐,比我赚多少钱得到的快乐要大得多。“看似每个投资行为是商业在支撑,实际体现的价值不仅仅是商业,更多的是社会责任。”
 
当看到一个有梦想的创业者在他的支持下,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有着很好的事业和生活,这是钱明飞最快乐和最有成就感的事,“从大的层面,他为社会创造了价值,从小的层面,他实现了自己的价值,同时也实现了我们共同的价值。”钱明飞说。
 
那么你的梦想呢?我追问道,钱明飞的回答只有六个字——平静而有力量。
 
【八】
 
希望药神悲剧不再重演
 
earn money and make a difference,改变世界的同时变得富有,但最重要的是改变世界。
 
这是硅谷流传很广的一句话,在钱明飞身上,我也看到这一点。
 
但他只是自谦地说,“我的想法很简单也很朴实,希望在资本的助推下,有更多的创新药品可以研发出来,把进口的高价的药替代掉,让《我不是药神》的悲剧不要在中国重演。”
 
所有的故事都希望很快有个大团圆的结局。
 
但药品研发的特殊性和复杂性注定投资人钱明飞的故事,未完待续,可能三年,可能五年,甚至更长……
 
好在我们看到不断有好消息传来——
 
2018年4月12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对进口抗癌药实施零关税并鼓励创新药进口。当月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发布关于降低药品进口关税的公告,自2018年5月1日起,以暂定税率方式将包括抗癌药在内的所有普通药品、具有抗癌作用的生物碱类药品及有实际进口的中成药进口关税降为零。
 
2018年7月,李克强总理就《我不是药神》舆论热议作出批示,“癌症等重病患者关于进口‘救命药’买不起、拖不起、买不到等诉求,突出反映了推进解决药品降价保供问题的紧迫性。”总理在批示中指出,“国务院常务会确定的相关措施要抓紧落实,能加快的要尽可能加快。”
 
2018年9月,在《我不是药神》舆论攻势下,在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优先审批”的绿灯下,转移性结直肠癌治疗药物呋喹替尼胶囊(爱优特)获批准上市,这是首个中国自主研发生产的抗癌药,用于晚期直肠癌的治疗。
\
△《我不是药神》海报
 
结束我们的谈话,临离开时,我最后追问钱明飞先生,你最初为什么认准生物医药行业呢?是什么事触动了你吗?
 
我原以为他会给我讲了一个类似《我不是药神》那样的动人故事,但他的答案很简单——希望一切美好的事情正在发生。

微信扫描二维码
获取更多盈科资讯

澎湃专访 | 中国药神背后的投资人:我为什么投50亿研发新药

2019年03月25日   作者:盈科资本
今天我们说的是一个投资人的故事,
资本是冰冷的,嗜血的,残酷的,但有人可以用自己的力量让资本更有温度。
 
这是一位你很少在朋友圈刷屏文见到的投资人,
 
他甚少出现在聚光灯下,资本却总是涌向他在的方向。
 
他说在认准的道路上奔跑,就算地上有黄金,也不会捡。
 
专注创新药投资的他,有一个信念——尽量让中国药价降下来。
 
药价能不能降下来,涉及因素很多也很复杂,但至少资本已经在发力。
\
△电影《我不是药神》
 
作者:小主姐姐(澎湃记者)
 
这是戳痛每个中国人的一幕——
 
病情恶化,买不到仿制药也买不起进口天价药,患上慢性白血病的中年男人,选择放过那个被他的病拖垮的家庭,半夜醒来看着病床旁边熟睡的母子,释然一笑,然后走向卫生间,自杀……
 
以真实故事改编的电影《我不是药神》王传君饰演的慢性白血病患者吕受益这个镜头,掀开了中国抗癌药市场的残酷现实。
\
 △《我不是药神》镜头
 
看完电影,钱明飞心情很沉重,他越发意识到自己正在做的事情要加速度推进,中国多少患者需要抗癌药救命,他随即给合作伙伴发了一封邮件,我们会加大对您研发药品的投资,帮助你们尽快将创新药生产出来,让更多患者买得起药。
 
钱明飞是中国头部创投机构盈科资本的创始人、董事长,从2015年至今,钱明飞创立的盈科资本1/3项目和50亿资金布局在生物医药这个行业,投资了海和生物、嘉和生物、康华生物、泽璟医药、三友医疗、捍宇医疗、恒冀生物等60多个生物医药企业,投资范围覆盖创新药物、疾病诊断及治疗,医疗器械以及医疗服务多个领域。
 
放眼整个资本市场,硝烟四起,速度、规模、烧钱已经成为硬道理,同样身处硝烟之中的钱明飞笃信,作为一个投资机构,在履行追逐利润天然属性的同时,要做一些让这个世界更美好的事。
\
 △盈科资本创始人、董事长钱明飞
 
【一】
 
让钱更有温度
 
每天和钱打交道,和其他投资人不同的是,钱明飞让钱生出更多钱的同时还更有温度。
 
春天的上海,我见到这位中国药神背后的投资人,他戴着黑框眼镜,神态从容淡定,说话语调温和平静,在浦东一间幽静的茶室里,他一边给我沏茶一边讲述投资往事。
 
如果说创业者是刺刀见红的侠客,眼前的钱明飞看上去更像是隐匿侠客幕后那个深山古庙里的高僧,仿佛江湖上一个个刀光剑影的资本故事,一切都在他的操纵之中,一切又是在他的意料之外。
 
“资本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东西,作为资产管理机构,你要做的唯一的事,就是能够让投资人的钱在安全可控的前提下,变为更多的钱,这样资金自然就会流到我这里。但我有更高的追求,让钱变为更多的钱的同时,让钱变得更有温度,在生物医药、绿色环保、新能源上布局,让投资不仅仅是纯粹的经济活动,更是爱和友善。”
 
钱明飞是投资界的老司机,他创立的盈科资本只有8年时间,但他个人从事投资已经近20年了,搜索盈科资本,跳出来的是中国“Pre-IPO之王”、“企业上市工厂”这样的称谓,这家成立于2010年专注于细分市场龙头企业价值投资的机构,受托资产管理规模超过300亿元,投了总共超过200个公司,投资的企业已有17家在国内外资本市场上市,进入IPO流程的公司达60家。
 
和大多数投资人满嘴的风口、资本运作、回报率不同的是,眼前的钱明飞冒出来更多的关键词是社会责任、爱、价值。
 
“当你更多站在宏观的角度,站在社会责任的角度,站在改善人类生活质量的角度,把一件事做好,获得的回报,是你意想不到的,比你纯粹追求经济效益更有价值。”
 
这也就是他说的,让钱更有温度。
 
所以在市场一片倒向共享、倒向游戏、倒向新零售这些所谓风口的时候,钱明飞更多专注的是生物医药、环保、新能源——对地球友好、对人类友好、改善环境、改善人类健康生活水平,尽管这些行业都很慢热。
 
“投资机构作为经济体,不是为了赚钱去投资,这是一句很虚的话,但是纯粹以赚钱为目的去做的事情,这件事一定走不远,一定走得特别短,完全以利益为驱动,完全以利益为趋向,最终结果都并不是你想像的那么美。”
 
钱明飞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的视线投向窗外,远处就是一个乌央央的共享单车坟场,那些烧出单车坟场的资本已经涌向下一个所谓的风口,徒留一堆堆七彩斑斓的单车,堆在城市的角落,成为这个时代永远不会愈合的资本伤痕。
 
“我这个人从不随波逐流。”钱明飞说,我更多关注战略新兴产业,去做自己看得懂、把握得住的行业,能对整个经济发展形成强有力的支撑,同时符合社会发展趋势,符合中国老百姓对更高品质生活的追求。
 
“在奔向目标的道路上前行,即便低头就可以捡块黄金,我也不低头捡。”
 
“只有站在社会责任的高度去做一件事,你得到的一定是长久的回报,这是我做投资的核心逻辑。”
 
投资机构最大的价值是什么?
 
“发现力量,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力量。”钱明飞说。
 
【二】
 
把中国抗癌药价降下来
 
世界上只有一种病:穷病,这是《我不是药神》电影里的一句经典台词。
 
“一个家庭只要一个人得了大病,哪怕是中产阶层,整个家庭都会被拖垮,比如癌症,一个家庭每年要在治疗上花80万到100万的费用,这些费用还无法100%保证治愈。”钱明飞告诉我,”在中国很大比例的癌症患者,最终放弃治疗,有个重要因素是实在无力承担高昂的医疗费用。
\
 △《我不是药神》镜头
 
一方面,进口抗癌药近乎天价,另一方面中国大病医保有限,一人生病,全家致贫。“一个人知道自己不吃药会死,但是实在吃不起,这种内心是非常绝望的。”
 
核心问题就是药价居高不下。
 
“进口的抗癌药相比国产的同类药品,基本是国产4-5倍,这是我为什么在中国创新药行业花大量资本、大量时间来投资的核心原因,我们有一个信念,就是希望尽量把中国药价降下来。”
\
 △《我不是药神》镜头
 
最近3年,钱明飞创立的盈科资本50亿资金布局在生物医药行业,投资了60多家生物医药公司,“我们做的不是普通药品,我们做的是创新药品,而且都是市场迫切需要的药品。”
 
就在《我不是药神》电影上映前一年,盈科资本追加投资苏州泽璟生物制药公司,研发生产抗癌药,苏州泽璟研制的多纳非尼创新药目前正在进行针对晚期肝癌(一线)、晚期结直肠癌、晚期甲状腺癌、晚期鼻咽癌和晚期胃癌等多个适应症的临床试验。
 
“这是一位很优秀的科学家创办的制药公司,产品主要在肝癌、胃癌、肺癌这三个方面发力。”钱明飞说,他对这个公司最大关注点是,他们真正把国际一流同等疗效的同类药品研发出来了,而且价格相当于同等疗效同类药品的1/4,一类肝癌的药,进口的大概要六万,他们做出来的不到2万,同样疗效,副作用小,但患者只要支付25%的钱就可以了。
 
因为得到大额资金的支持,公司研发进度加快,产品预计在2019年和2020年可以上市,供应给中国消费者。
 
“他们研发的三种药品将有效替代进口药,大幅度降低患者医疗费用方面的支出,这样放弃治疗的概率会降低,因病致贫的现象会减少,这背后是一个家庭一个社会群体的利好。”
\
△《我不是药神》镜头
 
“中国资本力量,应该在提高中国国民健康水平上发挥作用。”
 
钱明飞再次强调了社会责任这一点,“作为一个成熟的理性的投资机构,所有的行为都要和社会进步和社会改善相吻合,当你站在社会责任的高度去做一件事,你得到的一定是长远的回报,不仅在商业角度得到投资效益,你获得的社会价值会更大。”
 
【三】
 
给药品研发者雪中送炭
 
所有命运馈赠的礼物,都暗中标好了价格。这句看似鸡汤的话适合为人处世,也适合风雨诡谲的资本市场。
 
电影演员吴京的故事我们都知道了,在《流浪地球》资金短缺几乎夭折的时候,是零片酬演出的他自掏6000万补上资金空缺,《流浪地球》上映大火,吴京也赚翻了。
 
相似的一幕也发生在钱明飞身上,国内一家生产狂犬病疫苗的公司一度资金极度短缺,钱明飞毅然决然2016年底投资2.3亿元成为重要股东,使得这家2016年净利润仅600多万的公司,2年后净利润飙升至近2亿元。
 
这是中国唯一、全世界唯二生产“人二倍体细胞狂犬病疫苗”的公司,这种疫苗特殊在哪?中国绝大多数现有四十几个做疫苗的公司都在生产基于Vero技术的狂犬疫苗,只有这个公司在做人二倍体细胞狂犬疫苗。基于Vero技术的狂犬疫苗可能存在致癌性,且排异反应明显,特别是儿童等抵抗力较弱的群体容易产生发烧等排异症状,但人二倍体细胞狂犬疫苗不存在这些副作用。
 
“我认为这家公司对人类的健康会有很大帮助。”2016年底,在这个公司资金短缺的时候,钱明飞出手相救,较大比例参股了这家公司。“这个疫苗从研发到拿到生产许可证再到投产,总共花了12年,这是一个非常长的过程。”
 
这12年是怎么坚持下来的?创始人也是研发者,他在这个过程中经历了失败,经历了绝望,也经历了重生,最终做出这个产品。“我觉得他很伟大,房子卖了去做研发。这种颠覆性的医药研究,都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事实上,每一种创新药的出炉都是一个漫长、繁琐而艰辛的过程。
 
钱明飞有一个科研朋友,做了糖尿病的一种缓释型胰岛素,糖尿病治疗每次吃饭都要打针,他要做的是一种7天只要打一针的胰岛素,到目前已经经历了14年时间,这14年里,他经历了各种难以描述的艰辛,还在坚持。
 
“14年就做一款药,这是科研工作者伟大之处,研发创新药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能坚持下来很不容易,作为投资者,要雪中送炭。”钱明飞说。
 
雪中送炭的不止是钱明飞,2018年4月港交所大改革其中一条就是允许生物科技公司在没有收入的情况下上市,港交所总裁李小加解释说,生物科技在产品获批之前不可能卖一分钱,但需要大量的钱做前期临床试验及一系列研发认定,因此我们在这个时候要给它钱。
 
更大的利好是2019年1月,中国证券史重大改革,科创板和注册制的实施,让更多的优秀生物企业在科创板上市,这样一批优秀的创新药企就迎来了获得更多资金和政策的机会。
 
“这些政策倾斜会促进资本向行业涌入,助推行业快速成长。”今年钱明飞投的几个生物医药公司会在科创板或港股上市。
 
【四】
 
为什么生物医药是风口
 
市场在玩命地追逐一个又一个风口,真正的风口在哪?
 
工作太忙没空生病的钱明飞春节放假第一天就感冒,当时全国流感爆发,他发现,一夜间达菲几乎卖空了,买不到达菲的钱明飞更意识到生物医药行业的刚需,“这是一个刚需且不可替代的消费品。”
 
事实上,不管是科创板、港交所开绿灯,还是钱明飞加大投资,他们看到的是同样的前景——这个时代迎来了生物科技的革命,没错,这是下一个即将爆发的财富风口。
 
这个风口的存在有着非常丰厚的市场土壤,钱明飞和我分析了四个因素——
 
一,中国进入人口老龄化社会,老龄病和慢性病会增加,老年保健和治疗的支出会井喷。
 
二,中国进入第二次生育潮,未来很有可能放开生育,在这种情况下,妇幼保健、生育的保障会有巨大的空间和需求。每增加一个基础人口,一到七岁之间,儿童的保健和治疗性支出,非常非常大。
 
三,中国人均年收入达到一万美金,按照发达国家历史经验,当一个社会进入人均年收入一万美元的时候,保健需求会增大,过去是我有病才去治,现在没病都讲究养生保健,预防医学和保健医学的需求也会增大。
\
 
\
四,环境恶化,雾霾,水污染,空气污染会带来很多慢性病,这部分医疗保健支出也会很大,再加上现在人流动性很大,会导致各类疾病患者增加。
 
“生物医药,这是长期增量市场,强劲、刚需、不可替代,具备巨大的商业机会,有非常强的商业属性和投资价值在里面。”作为一名投资人,钱明飞不仅看到当下,他更看到未来。
 
从2015年入局生物医药,至今已经投了60多家企业,康华生物、泽璟生物、三友医疗、微康生物、嘉和生物、普蕊斯......这些生物医药行业重量级项目悉数纳入盈科大家族。
 
【五】
 
黄金赛道上的布局
 
在生物医药这条黄金赛道上,怎么做到比别人快一步?
 
在整个医疗健康领域,最初钱明飞和盈科团队着重布局了癌症相关的药企,之后将方向盘稍做调整,主攻疫苗研发,今年,他的投资触角将更多伸向罕见病+疫苗,外加和大健康相关的益生菌。
 
“新年第一单,开工大吉!希望为人类健康再创科技奇迹!”2019年2月11日,农历正月初七,钱明飞在朋友圈发布了新年投资新动向——小分子药物研发领军企业海和生物正式纳入盈科版图。
 
2019年盈科第一单即以超过3000万美元资金投资海和生物,共同参与本轮融资的还有华盖资本、石药集团、高瓴资本、中科院创投。海和生物是一家专注于肿瘤创新药发现、开发和商业化的生物医药企业,在研项目以肿瘤治疗领域为主、另有糖尿病足溃疡、抗感染领域项目,其中,口服紫杉醇、糖尿病足治疗药物,小分子靶向药,及化疗药将于2021年产生可观现金流,有望成为年销售额超10亿的重磅产品。
 
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在黄金赛道上捡黄金的机会,先入为主的盈科已经牢牢掌握这个行业的入口。
 
一款新药从研发到上市时间漫长、繁杂,要经历临床前研究/临床研究、临床试验、审批上市三个阶段,盈科通过投资布局临床试验服务、临床试验基地管理组织、数据统计及注册三大入口,形成了以泰格医药(国内最大的新药临床机构)、普蕊斯(中国最大的医药临床执行机构)、普瑞盛(领先的医药临床数据统计机构)为入口的医疗健康生态圈。
 
“掌握了研发、临床、申报注册这三个入口,盈科对行业在研的创新药了如指掌,我们知道哪些药品研究出来了,副作用、疗效如何,注册申报到底能不能批下来,这是盈科的核心优势。”
 
“大量金融机构、保险、国资与盈科合作成立基金共同布局生物医药投资,核心原因是我们布局了入口,我们有独特的优势。”谈到这一点,钱明飞颇为自信。
 
【六】
 
什么是真正的进口替代
 
整个市场都在拼速度,都在拼谁先烧出下一个首富,钱明飞尽量避免自己被卷入这股盲目性的热流。
 
作为一名老司机,钱明飞1994年拿到驾照,22岁开车到现在,没有出现过一次车辆刮擦事故。“很多人觉得我开车特别慢,会不耐烦,其实我想的是,我们坐在车上的目的是什么?是安全到达,而不是快速到达。”
 
在钱明飞看来,一家投资公司想要长久发展,需要具备三种能力,一、让资产持续增值,二、规避风险,不去踩雷,三,目光长远,做对这个社会对这个地球有意义有价值的事,其中第三个选项是重中之重。
 
2017年9月,盈科资本1亿元独家投资上海三友医疗器械公司,“为什么我要投这家公司,我更多看到他们的社会价值之所在。”
 
多年来国内国产骨科企业的发展依赖于仿造进口品牌,三友医疗是打破这一局面的国内高端医疗器械生产商之一,也是国内建立起国际标准自主研发能力的骨科器械研发生产企业之一。
 
三友医疗自主创新开发的“Z系列脊柱微创手术器械”是中国医生在世界上拥有的原创知识产权,“这个一个让我特别敬佩的公司,他们完全做到了进口替代,在中国骨科材料中是唯一一家自由品牌卖到欧美国家的公司,替代了欧美一些主流医院在使用的先进产品。”钱明飞说。
\

 
什么是进口替代?“大家通常理解的进口替代是这个产品原来是中国向海外进口,原来是中国做不出来从海外进口,现在做出来了,我们做出了一个新的产品把他替代了,但我理解更高层级的进口替代是能把我的产品卖到海外市场去,去抢占海外市场高端产品的份额,我觉得这个替代更有意义。”
 
钱明飞告诉我,三友做出来的脊椎这种产品目前是全球最高的技术等级,真正做到了在海外替代很多国际一流的骨科材料产品,“所以我对这个公司特别专注,大比例投资。”
 
这个脊椎产品确实填补了市场空白,很多孩子出生的时候先天畸形,导致腰直不起来, 过去进口一个脊椎是数十万、上百万的钱,三友同样技术等级的产品,只要十几万,1/6的价格就能实现对整个脊椎的修复。
 
“过去上百万价钱的脊椎,普通家庭怎么买得起呢?现在十几万二十几万就做出来了,让患者康复的门槛降低了很多。”钱明飞很庆幸自己这笔投资,可以帮助很多患者很多家庭改变命运。
 
“这个公司在市场上有非常好的表现,我们投完了以后,也有非常好的市场回报,公司技术等级很高,确实是好公司,我们积极推荐到资本市场,希望在资本市场获得更多的资金,通过资金把产品做大 ,让更多人享受到优质的低价医疗服务。”
 
【七】
 
比赚钱更快乐的事
 
钱明飞投资也很挑人。
 
被“人有多大胆地有大产”的投资邪风挟裹,很多投资人挑人就看这个人是不是够狠够有闯劲,但钱明飞看得更深,他挑的是这个人心底有没有大爱,有没有恒心和毅力。
 
“做医药研发的就一定要有长期钻研精神的人去做,如果他是个激进型的人,最终他的医学成果一定是出不来的,因为他会去改变一些规律,最终会违反一些规律去做事。”
 
曾经有一个企业,钱明飞本来觉得不错准备投钱,但企业主和钱明飞聊天大谈某部热播的宫斗剧,这让钱明飞觉得这个人世界观有问题,这种世界观会成为合作中的麻烦,也会成为公司发展中的麻烦。最终他放弃了这笔投资,“不是企业不好,是这个人没有正确的价值观。”
 
这样的挑人哲学让钱明飞收获了很多潜力股,2018年1月盈科投了血管瘤细分领域专业医院——长峰医院,“我投这个医院是因为这个医院创始人非常有大爱之心,每年去边远地区免费为患者进行治疗。”
 
血管瘤是一个很特殊的病,儿童发病率非常高,有的患者在脸上、在脑部、在四肢上有血管瘤,如果长期得不到医治,未来会致残,甚至可能失去生命。
 
四川大山里,一个孩子腿部得了血管瘤,自己无法行走,每天母亲背着孩子上学放学四个小时,风里来雨里去,让孩子从一年级上到四年级。长峰医院从媒体上了解到这个情况,打听到对方的信息,免费给孩子做了手术,孩子现在生活正常了,每天可以自己走路上学了。
 
“这改善的是孩子一生的命运,整个家庭的命运,我觉得在中国有这么一些非常可爱可敬的有大爱之心的人,遇到这样的公司,我们毫不犹豫投钱,让他们有资本的力量把公司做大,服务更多的患者。”
 
做了这么多年医药行业的投资,钱明飞说,这件事给我带来的快乐,比我赚多少钱得到的快乐要大得多。“看似每个投资行为是商业在支撑,实际体现的价值不仅仅是商业,更多的是社会责任。”
 
当看到一个有梦想的创业者在他的支持下,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有着很好的事业和生活,这是钱明飞最快乐和最有成就感的事,“从大的层面,他为社会创造了价值,从小的层面,他实现了自己的价值,同时也实现了我们共同的价值。”钱明飞说。
 
那么你的梦想呢?我追问道,钱明飞的回答只有六个字——平静而有力量。
 
【八】
 
希望药神悲剧不再重演
 
earn money and make a difference,改变世界的同时变得富有,但最重要的是改变世界。
 
这是硅谷流传很广的一句话,在钱明飞身上,我也看到这一点。
 
但他只是自谦地说,“我的想法很简单也很朴实,希望在资本的助推下,有更多的创新药品可以研发出来,把进口的高价的药替代掉,让《我不是药神》的悲剧不要在中国重演。”
 
所有的故事都希望很快有个大团圆的结局。
 
但药品研发的特殊性和复杂性注定投资人钱明飞的故事,未完待续,可能三年,可能五年,甚至更长……
 
好在我们看到不断有好消息传来——
 
2018年4月12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对进口抗癌药实施零关税并鼓励创新药进口。当月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发布关于降低药品进口关税的公告,自2018年5月1日起,以暂定税率方式将包括抗癌药在内的所有普通药品、具有抗癌作用的生物碱类药品及有实际进口的中成药进口关税降为零。
 
2018年7月,李克强总理就《我不是药神》舆论热议作出批示,“癌症等重病患者关于进口‘救命药’买不起、拖不起、买不到等诉求,突出反映了推进解决药品降价保供问题的紧迫性。”总理在批示中指出,“国务院常务会确定的相关措施要抓紧落实,能加快的要尽可能加快。”
 
2018年9月,在《我不是药神》舆论攻势下,在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优先审批”的绿灯下,转移性结直肠癌治疗药物呋喹替尼胶囊(爱优特)获批准上市,这是首个中国自主研发生产的抗癌药,用于晚期直肠癌的治疗。
\
△《我不是药神》海报
 
结束我们的谈话,临离开时,我最后追问钱明飞先生,你最初为什么认准生物医药行业呢?是什么事触动了你吗?
 
我原以为他会给我讲了一个类似《我不是药神》那样的动人故事,但他的答案很简单——希望一切美好的事情正在发生。